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学 > 乡村小说 > 详细内容
[小说]乡村野史
作者:雨艾雨非雨艾  阅读次数:33157  字体大小: 【】 【】【
         天还未亮,趁着几点星光隐约可以见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从三桂两层小洋楼的后门钻了出来,左顾右盼着朝村口奔去。

        “狗日的”。黑夜中不知从哪里传出两句短促的骂声,又很快消失在一片青春朝气的蛙鸣中,夜又恢复了宁静。

        三桂是村里的财神,前些年包工搞建筑火了一把,现在城里有个像模像样的公司,员工几十人,气派十足。有人传他包二奶,他闻着后不屑一顾,回村时还口沫横飞说那算什么事啊,反倒搞得传话的人脸红耳热,点头称是。三桂的女人也在旁边,没什么表情,仿佛坦然平常之极。

        三桂的女人叫白凤,三桂当年刚出道搞建筑包工便是得助于白凤的大哥,所以这些年财大气粗了,对白凤三桂还是不敢乱来,虽然在外面有了些花花草草,放在这幢乡村别墅的结发之妻始终算是一面飘扬的红旗。关于白凤为什么不也住到城里去而甘愿在老家的真正原因没有多少人知道的,谣传倒是不少。有人说白凤有病,有人说她不想知道三桂的“事”,还有人说是三桂那杂种有病,生不出崽,想借种……反正乌七八糟的都有。

        天刚一大亮,村长的门就被二槐擂得铿锵有声。“村长,村长,开门啊……我二槐,有事”。好久都没有人应,在二槐的坚持下,门里终于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二槐啊,哪样球事早不早的就来拍我的门……”“嘿!村长,好事,说来你一定爱听,快开门啊,我村的最新      野史,免费向你报告。”“吱呀”一声,村长那扇红得发紫的门露出了条缝,探出一半头来,那是村长的头,二槐就要往里挤。“你挤个什么挤,有哪样球事说吧,你不是又来问我有没有扶贫款吧……”“村长,你这话可就没水平了,那扶贫款不说我开口,就算我不开口你也得往我头算上一笔,哈哈,扶贫帮困是你们当官该做的,再说了……”村长打了个哈欠,松开门把二槐放了进去。

            村长穿着一个裤衩,一副没睡够的猫样。“说啊,你不是有野史,笑哪样球”。二槐望着村长的裤衩大笑。“好,我说我说,哎,是不是刚和嫂子干完一仗”。“干你老壳,她去城里买东西还没回来,干球,你要再不说我可把你轰走了,大天不早的,卵事那么要紧”。二槐搁下笑,阴声问道“你说咱村最富的是谁”。“当然是三桂家了,问这个干啥,你不如问我是谁带领我们建立的新中国哦……”“对了,那三桂家现在屋里有几个人啊……”“两个啊,他老婆白凤,保姆…”说到这儿村长突然打住,“哎,我说二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不急,听我慢慢讲来,昨晚我半夜起床去村头看刚翻过的田水放满没有,你猜我远远看见什么了,嘿!一个男人影从三桂屋里走出来,急匆匆地跑进村了,你说那不是偷吃腥味的还能是什么人……”“你狗日的说话可得负责任啊,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传出去不是一件小事,除了我,不准对任何人乱讲,再说了,就算是真的,又关你我什么事,这都哈年月了,是吧?”

            二槐走出村长家时嘴里叼着村长的“黄果树”。他妈的,纳闷,村长平时不是特喜欢收集这些“野史”吗?今天怎么那么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还吓唬我,哼!装得挺正位的,二槐边走边寻思着。不久便到了自家破庙前,抬头一看,嗬,村支书和治安队的两个人坐在门口正和自家老婆说着什么。二槐平时特别不喜欢村支书这人,这道人一句话少不了三个政策,五个政治名词,有时见了面也懒得招呼一声。“陈二槐同志,我们是接到本村居民白凤的电话报案特地下村调查的……”

          说了大半天,意思是说,咋晚白凤怀疑自家遭小偷了,具体什么东西被偷了未提。他即本村党支书和治安队的人来查访。“唉,我说支书同志你要调查,我可以理解,但你先就直冲我陈二槐家来调查我便是有些不理解,怎么了?怀疑我呀?再说了,那丢的是什么东西都尚未明白,你又何苦如此劳师动众……又不是丢人,我倒以为是丢了人似的”。村支书的脸不经意地红了一下,匆匆说了几句,还像模像样地作了笔录便起身走掉,二槐压根没提昨晚见到的一幕。

            村支书是个有见识的人,大学毕业便分配下乡,在陈村干了两年,由于看不惯村长的那一套“没水平”,所以经常搞“党政隔离”,自个搞自个的,今天调查这事村长根本不知,要是知道他一定会骂。

            二槐抬着饭碗都还在寻思,昨晚那人是谁呢?走路那样子有点像,不对,不可能是他吧!哈哈,的确像啊,想着想着,二槐便又笑了起来。媳妇在旁边莫明其妙,骂他你得羊颠疯了,要不是母猪疯”。“白凤趁男人经常在外不正经着呢,你相信不……”“说哪样,她能红杏出墙啊,和谁啊,你?啧啧,你美吧你……”“甭管和谁,我亲眼所见,也说不清是不是小偷”“什么啊,你今天是真得病了啊你”“算了,老子不爱和你说,等我把那人查出来再说,哈哈,村长,有意思……”“什么,什么村有意思……”

        当天夜里陈村一些长舌妇便有的说了,说什么别看三桂那拽人有几个钱了不起,老婆到头来还是被别人睡了,说着说着,都仿佛真的很庆幸自己男人没钱反而本事了许多,谣传就这样荡了开去,只是这男主角一时还争论不下,女人们想了很久都觉得不可能,一时要从村里找出一个让白凤那女人正眼看的都难,更谈何到那事上去,争来争去,最后还是达成了一条基本意见,那就是陈村的大学生村支书,论年龄、长相、气质、见识都有理由,白凤那女人可是个小骚狐狸,一般的她哪会“衣带渐宽”啊。

        “什么,你们可不能乱讲啊,我二槐没这样说,我只是看见一个人,一个人,其它的我可没见到哦……”二槐听见女人们这样闹,忽然有点后悔讲出了那事,村长的话更让他有点怕,要是三桂回来听见是我乱传他婆浪,他不会放过我,球,有卵事,不就是女人养奸吗?我日,村长倒有点像那个奸。二槐在回家时还是特意警告那些女人,不要乱讲,待他探就探就再说,否则他绝不承认自己说过什么。

            是夜,二槐睡在床上烟吸得通明通明,女人在一边睡得甜甜的,趁着如华的月光他神经质地望着自己的女人,眉清目秀,颇为动人,也算是陈村里的“美人”,要是自己有三桂那般牛气,自己的女人不也像白凤那女人般养尊处优。我他妈没本事啊,三桂那狗日的行,可惜女人水性扬花,嘿嘿,要是我也活得他那样滋润,我的女人会不会也……操,怎么会呢,二槐禁不住在媳妇脸上捏了一把,这一捏媳妇便  醒了过来,二槐被一把拖进被窝,好久没有和媳妇亲热了,翻身便使劲压了上去。

        一觉醒来二槐爬起床又去水田守水,这次他有了些准备,要是再有人从白凤那门里钻出来,他一定能认出。转念又想到,是谁不是谁和自己有个球相干,再说要是那人听说被人发觉了,加上村支书这一神经性调查,那这几天还会来啊,不过也说不清,人家电影上不是说“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更何况离死十万八千里。男人不在的女人,弄到手真的那么简单,想着想着自己都有点跃跃欲试了,算了哦,还是守守田水吧!

        夜色乘巧得像温润的处女,二槐守啊守,正准备回头走时,那扇门终于开了,二槐轻骂一声,忙拿起挂在胸前的儿子用的望远镜,嘿!这玩意十多块钱还真看得清,这一看不打紧,二槐身上顿时麻了半截,狗日的真是村长那x人,二槐也觉得这不可能,白凤那么有魅力怎么会和村长这狗日的搞到一块,但的确是他,那些女人还说是支书,支书那小子虽然平时有些穷酸架子,毕竟嫩着呢,这村长才是条老狼啊,看他一撇一撇的,一定是刚才用力过度的原因,二槐干笑几声,心里盘算了几下,拿出烟吸起来,还有近两小时天才亮,干脆天亮了再去和村长“聊聊”,哈哈,看他这回如何与我唱这出“暗渡陈仓”。

        二槐干脆坐了下来,目光不由得直直的伸向白凤那幢小洋楼,说不清三桂那杂种这时也楼着别的女人睡呢,或许不只一个,两个三个都有可能,城里边的人对这个开放着哩。只要有钱哪样的女人睡不到,恍惚间那幢楼的前门像开了个口,二槐骂了声邪门,望远镜挨近了眼睛,镜头里出现一个清楚的男人,百分之百是村支书,门里头还有半张女人脸,百分之百是白凤,奇了,他妈的,怪x,一个女人养两奸,还是两干部,我日,这年头像撞鬼了,白凤那号女人真有种啊,**,老子这回可算有重大新闻了,看他两匹狼以后还敢不敢和我唱高调,犹其那支书,难怪白凤家连什么东西丢了都不知道,他却要搞调查,难道是虚张声势,先声夺人,好,看不出啊,高。

        二槐突然有了一份将军般的自信,以为他牢牢控制了世界战争的主动权。我怕他威胁我,好你俩条狼,二槐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骂几句才心平气和,田也懒得守了,管他谁来断水,得赶紧回家和老婆说说这特大新闻,二槐迅速赶回家,当他正要敲门喊老婆开门时,里屋的灯忽闪了一下,接着便听见有男人的声音,隐略在说“我那晚和三桂家小保姆差点惊动了白凤那婆娘。今晚我日,你说我发现了什么,那婆娘居然真的和村支书那小子搞上了,我怕相互发觉便跑来你这里,见你把鞋子放在门口就知道他守水去了……”二槐怎么也不敢相信杂种村长老色狼竟然搞到自家屋头来了,双眼发黑,一脚踹开门,屋里顿时便发出惊叫声……

        没有人知道那晚二槐屋里发生了什么事,第二天,他老婆便回了娘家,村长也早早进了城,逢人便说,开会去了,要开十多天了。从那天过后,二槐常铁青着脸,决口不说“野史”,有人问他关于白凤那女人养奸的事调查得怎么样了时,他笑骂几声便走开。没有多久,二槐进城给三桂打工去了,听说工作挺轻松的,薪水也不错。

        不过到现在为止,关于村支书的“野史”在陈村还是很流行的,虽然主题换了,人物换了,村支书也混到了镇长的位置。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小说]黑白的乡村生活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更多...新闻资讯
更多...调查研究
更多...清水农业
更多...美丽乡村
更多...政策法规
更多...信息服务
更多...生活百科
更多...乡土文学

网站设计版权所有:清水新农村信息网 www.gsqsxnc.com  ICP备案:陇ICP09003585   甘公网安备62052102000124
 清水新农村信息网QQ群:143650606     站长QQ:704385966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转载只是传递信息,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发现有涉及著作权及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并不愿
传播,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未经原作者允许,本站所有素材请勿用于商业用途。转载本站图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