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调查研究 > 详细内容
农村扭曲的面子竞争
发布时间:2015/7/31  阅读次数:986  字体大小: 【】 【】【

  

在农村,面子竞争早已不是吃、穿之间的较量了,竞争蔓延到了住与行上。住与行具体体现在建房与买车上。房子建了一栋又一栋,基本上在每一代人手中都会置办属于自己的新屋,当房子在高度上不能胜出时,便开启了对房子各种新鲜款式的追求,再不然就上城买房,但房子的区显度终究是有限的,于是人们将这种竞争转嫁到行之上。买车变成了最为时尚的选择。村里面有车的人自然就多了起来,不仅是在村的,外出村民买了车的也要开回村里一决高下。把车开回家是一件让亲人都长脸的事情。在村民眼里,有车是衡量村民在外混得不错的指标。可是在农村,受各种条件的限制,小轿车很难发挥它的实用性价值,且不说道路等基础设施跟不上,逢年过节,小轿车本身的座位量也满足不了一家人的出行。虽如此,但面子上风光了,这些问题也就不成问题了。

可毕竟车只是小部分村民的核心竞争力,对于大多数村民人来说,面子之间的暗自较量只能是默默潜移到生活的其他方面。而婚姻这桩人生大事首当其冲。在农村,婚姻对于一个家庭的重要性让它在面子竞争中越陷越深。无论是为人子还是为人女都难以逃脱。门当户对的观念早已被抛之脑后,而娶个好媳妇与嫁个好夫家就变成了婚姻的终极目标。但是这个“好”到底怎么去衡量呢,具体又体现在哪些方面?其实村民心里早已有了一张清单。首先考察的是家庭谋生方式,其中父母的职业状况影响着子女的婚姻选择;其次是房子,最为直观的考察为是否有房,如果男方没有房,基本上很难说上一门好的亲事,这也引发了农村建房与买房的狂潮;再次就是家庭成员状况,男方父母如果健在且年纪偏小最好,这意味着父母既可以帮助照顾小孩又可以给家庭创收。当然,考察的项目还有很多,但涉及到对当事人自身考量时,老实本分的男子在农村早已不吃香了。相反,能说会道耍点小滑头的人越发吃香。当然凡事不具备以上条件的男子解决婚姻的唯一出路就是去外面打工混得一个外地女子回来。在农村,当婚姻夹带着竞争时,总会有失败者出现,这部分人自然就被剩下了。

如果说本村女子随打工经济往外嫁是市场作用的结果,那么村内或者附近村之间的通婚更多的是农村面子竞争使然。七挑八选,左顾右盼,婚姻前期考核战线不断被拉长,这变成了面子竞争氛围下农村相亲的景象。

如果这种竞争只在婚姻的前期工作上作祟也就罢了,但它贯穿于整个婚姻生活中,沾上了就难以耍脱掉。结婚要面子,生孩子更是一件要颜面的事情。虽然“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传后人”的标语在墙上依稀可见,但是在江西这等宗族性地区,它依旧难以在人们内心扎下根。表面上看似接受了,但骨子里还是扔不掉,暗自在较劲。逢人生孩子第一句话便问:“生的男孩还是女孩”?也许这只是一种习惯性问语,一时难以改掉,但一听生了女孩之后,脸上挂的高兴表情显得格外不够自然。我村很明显的一个现象就是,生了一个男孩的大多数选择不生二胎,但头胎生了女孩的坚决想生二胎,二胎是女孩的仍旧在坚持生三胎,三胎再是女孩的苦撑着生第四胎。

        案例一:堂姐是80后,嫁到了隔壁村,前年已经生了三个女孩。每次亲属们只要聚在一起,堂姐生小孩的事情自然就变成了头等话题。

“已经生了三个了,还要生?”

“还不是因为想要一个男孩”

“生女孩不是一样吗”

“看似一样,但实质不一样”

“哎呀,真是遭罪呀”

“......”

“......

    一年过后,堂姐又怀上了一个,预产期快到了。又开始议论上了:

“但愿这胎是个男孩”
        “是呀,再这么生下去,真不是办法”

“听说去算命了,算命的瞎子说她命中有子,估计这胎应该是男孩”
        “看那个肚子的形状,像是一个男孩”

    堂姐的第四个小孩出生了,人还躺在医院,打探消息的来了:

“怎么样,是男孩还是女孩”
        “人还没有出院,听她们家嫂子说是个男孩”

“那真是谢天谢地,终于生了个男孩”

“那可不是,这下好了”

案例二:村子里有一对年轻夫妻,双方都是公职人们,且都不是独身子女,这意味着他俩只能生一个小孩。头一胎生了个女孩,虽然是女孩,但毕竟是自己的第一胎,初次为人父母的夫妻俩十分高兴。但夫妻俩都想要生一个男孩,于是他们冒险怀了第二胎,原本就冒着极大风险的双方不愿意再冒险生下一个女孩,于是偷偷去给胎儿做了一次性别鉴定。鉴定的结果是女孩,夫妻俩硬是做了引产。

当面子竞争侵入到婚姻这等人生大事时,使得农村婚姻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景象。一些中等家庭条件的男子在村里也很难找到对象;村内新出生的男孩比女孩多。

通过观察发现,这种竞争的对象首先聚焦在一个家族内(三代之内),有愈演愈烈之势;其次竞争从家族走向村庄,但村内竞争对象出现了分化,少数几户人之间、中等收入家庭之间各自在自己所属的范围内展开了角逐,这些不同收入群体内部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但有趣的是,农村的竞争从来都不只是在一代人之间较量,但又会因竞争对象的不同而存有差异。例如对于家族内部的竞争,大多数时候是以一代人作为节点,即当下一代长大成人之后,上一代的竞争终止,下一代的竞争开启;但当竞争是面向整个村庄时,竞争就是一代一代的延续,类似于接力赛,成绩是累积的,这种竞争演变成了一种世世代代的竞争。所以,有钱的人在村庄也不敢过于嚣张,毕竟竞争是长期的,“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的俗语总在警醒着他们。

村民之间适当的竞争是有益的。这种竞争给予了他们一股生活的冲劲。但是,当这种竞争过于膨胀,渗透到类似于结婚这种讲究情感的人生大事上。我想这种竞争肯定带有了扭曲的意味,它已然不是冲劲,而是枷锁。

 

来源:三农中国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更多...新闻资讯
更多...调查研究
更多...清水农业
更多...美丽乡村
更多...政策法规
更多...信息服务
更多...生活百科
更多...乡土文学

网站设计版权所有:清水新农村信息网 www.gsqsxnc.com  ICP备案:陇ICP09003585   甘公网安备62052102000124
 清水新农村信息网QQ群:143650606     站长QQ:704385966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转载只是传递信息,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发现有涉及著作权及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并不愿
传播,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未经原作者允许,本站所有素材请勿用于商业用途。转载本站图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