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学 > 乡村小说 > 详细内容
【小说】乡村风流
作者:雷德和  阅读次数:14402  字体大小: 【】 【】【

       闽东谷香畲族村村长雷印度偶然见到了尴尬的一幕:五十八岁的雷硬头老汉和三十二岁的少妇邴秀婉有暖昧行为。雷印度像当头挨了一棍。
雷硬头是个快乐的小老头,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上过扫盲夜校,认得不少字,可以一知半解地读《三国演义》,而后讲给别人听,尽管多半是张冠李戴,可倒也讲得条条是道。天文地理的书也读了一些,可谓天上知一半地上的全知。他口才好,讲话诙谐幽默,令人大快朵颐。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谷香村里的人也用诙谐幽默回报雷硬头,他们编了顺口溜送他:“硬头雷硬头,家俬硬英豪,老婆死得早,小弟夜夜闹。”
     大人小孩当着雷硬头的面念着顺口溜嘻闹,雷硬头非但不恼,而且哈哈大笑。有一次,他对一个正在起哄的腮伶(1)说:“你回去问你妈妈,我的小弟弟抱到你家玩几天好不好?”那个腮伶才五岁,不懂事,回去一字不漏地照传给妈妈听,妈妈拍了儿子一巴掌,笑着骂道:“硬头这半路死的!”
  少妇邴秀婉人长得很美,爱笑,一笑粉红的牙龈和洁白的米齿就显露出来,她绰号叫摇篮,村里人说她是骚货。她儿子小驹子才一岁半的时候,有一天午后邴秀婉把小驹放在厅堂上的摇篮里,把丈夫雷佚生叫进堂房,缠着他要做那件事。刚刚人巷,外面的小驹啼哭不止,原来是一条大黑狗叼着摇篮的绳子往门外拽。哭声渐远,雷佚生急着要抽身出去,刚刚有了体验的邴秀婉却不让他抽身,双手把他的腰肢箍得死死的,自己身子高频率地往上颠,颠得雷佚生的声音走了调:“摇篮” ……摇篮……摇篮”。幸好有人来找雷佚生,来人喝退了大黑狗,端回了摇篮。
     来人听见了雷佚生的颤叫,传了出去。从此,摇篮成了邴秀婉的绰号,村里人背地里骂她是头号骚货。
     雷硬头和邴秀婉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这要从谷香村的概况说起。谷香属于中等规模的行政村,一百五十户人家,一千三百人口。这些年青壮年男人都进城打工去了,村里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小孩,还有村长、支书、秘书等几个村主要干部。由于计划生育工作做得到位,村里上小学的适龄小孩只有二十个。于是,村里的小学校被取消了,合并到三里外的汉族村褚坪小学去。十四个男孩和六个女孩每天一早要步行到褚坪小学,除了背书包还带一个挎包,装着中午吃的米和菜。褚坪小学里雇了一个妇女,专门做二十个谷香村孩子的午饭,雇用炊事员的钱,自然是由谷香村的孩子家出。傍晚放学后,二十个孩子又步行回谷香村。
   褚坪在谷香的西边。谷香村东边有公路通到镇里和县城,西边去褚坪只有黄泥路和山路。黄泥路晴天还可以走,雨天泥泞就难走了。尤其是穿过青梗山山腰那半里长的山路特别难走,路前是悬崖,路后是峭壁,走起来要格外小心,有时还会踩着躺在路中的蛇。从这段路走过,孩子都提心吊胆的。
    孩子的妈妈和爷爷奶奶们凑在一起商议着,为了孩子们安全起见,大家订下一个规矩,每天由两名家长护送二十个孩子到褚坪学校,傍晚再越过青梗山在那里等候孩子们归来,护送他们走青梗山山路。二十名家长轮流护送。雷硬头和邴秀婉被分配在一起了。
   邴秀婉丈夫雷佚生常年在福州打工,儿子小驹八岁了,上小学一年级。雷硬头老婆早死,独生子雷法码夫妇常年在上海打工,把九岁的女儿雷印花留在家里陪老人。雷印花在褚坪小学读二年级。
     雷硬头很庆幸自己的搭档是邴秀婉,他喜欢邴秀婉活泼开朗的性格,跟她在一起谈笑,他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
     邴秀婉也十分乐意跟雷硬头在一起接送小孩,她觉得雷硬头生性乐观,人缘好,且是个万事通。邴秀婉在娘家只读过小学二年级,就因生活贫困而辍学。她觉得跟雷硬头在一起,会学到许多东西。
     轮到雷硬头和邴秀婉接送孩子的时候,两人总是尽心尽责,任务完成得相当好。雷硬头一路上说笑话,讲故事,三里路一晃就到褚坪了,孩子们齐声喊:“硬头爷爷再见!秀婉姨姨再见!”就争先恐后地跑向学校。
     回村的路上,雷硬头和邴秀婉踽踽而行。两人家里没什么要事,都不急着回去。雷硬头继续说笑话讲故事,邴秀婉听得人了神,呆呆地盯着雷硬头,有时黄蜂在她耳边嗡嗡地聒噪,她也不伸手把它赶走。
     一天傍晚,雷硬头和邴秀婉在门头相遇。邴秀婉笑嘻嘻地说:“硬头爷爷,后天又轮到你和我接送孩子了。”
     雷硬头乐呵呵地说:“我记得牢牢的呢。”

     “不过,我想向你请假一下。”邴秀婉小心翼翼地说,“硬头爷爷,后天劳烦你一个人去接送孩子行吗?”
“行!行!”雷硬头迭声说。
     他眯缝了眼睛,摸着胡茬,快活地说:“你不用说去做什么,我一猜就中。”
“你猜吧。”邴秀婉微笑着说。
     雷硬头仰笑了一串,说:“你一定是去福州看佚生!”邴秀婉脸色绯红,羞涩地点点头。“早该去了。”雷硬头说,“秀婉,你把自己熬苦啦。”
     邴秀婉的头勾了下去,雷硬头的话触动了她的心思,想起自己一个人苦熬苦撑的光景,她觉得很委屈。她欷歔着说:“硬头爷爷,你能看透人的心呀。”
“你应该心疼自己。”雷硬头说,“秀婉,你去吧,你把小驹放在我家里,我会照顾他的。”
     邴秀婉仰起头,一脸感激。
她说:“那太麻烦你了,还是把小驹寄放在他婶妈家吧。”
雷硬头说:“不,你婶妈人太老,行动不方便,还是把小驹放在我家吧。”
“那好,太感谢硬头爷爷了!”
     第二天,邴秀婉把小驹托付给雷硬头,去了福州。
     雷硬头尽力让小驹吃好睡好按时去褚坪上学,小驹有印花作伴,觉得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晚上,他跟雷硬头睡在一张床上,雷硬头教给他几首童谣。
轮到他们时,雷硬头兀自一人接送孩子。
     没有邴秀婉作伴,雷硬头心里空落落的,也没了讲故事的兴趣,一路沉默着。孩子们觉得奇怪,问雷硬头爷爷今天怎么不说话?雷硬头说昨天吃了炒黄豆,今天喉咙有点疼。
     次日的傍晚,邴秀婉就从福州回来了,去雷硬头家里接小驹。这倒让雷硬头吃了一惊,“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邴秀婉脸色很不好看,沉默着。
     雷硬头心里疼着,追问:“怎么回事啦?秀婉。”
     邴秀婉两眼发潮了,看着小驹走远了,她这才对雷硬头说,她到福州,买了三盒洋参丸和一只宰杀好的鸭子,好不容易找到了雷佚生工地的单人宿舍。她隔着窗户望进去,雷佚生正搂抱着一个时髦女子寻欢作乐呢。她气得全身发抖,一手将鸭子甩出老远,鸭子贴着路面射出,落进下水道去;她还想扔洋参丸,将洋参丸从布袋里掏出来时却改变了主意,带回谷香村送给硬头爷爷,也算报答他的。她把洋参丸又装进布袋,对着窗户喊一声:“雷佚生你等着瞧吧!”就转身拼命跑了,找了一家小旅社,住了一夜,也哭了一夜。
     “这家伙的心被豺狗叼去啦!”邴秀婉抽抽噎噎。
     听了邴秀婉的叙述,雷硬头心疼极了,心脏不规则地乱跳起来。由于激动,他的脸色有点难看,骂道:“佚生这家伙怎么变花心啦,婊子养的!”
“不过秀婉你不要难过”。雷硬头又说,“佚生回来时我会劝他,他会变好的。”
     邴秀婉说:“尿桶里会变龙?”
     “我的心寒透了。”她又说。
     邴秀婉从布袋包里掏出三盒洋参丸,塞到雷硬头手里,雷硬头左右为难,嗫嚅着:“我怎么能收?我怎么能收?”
     邴秀婉唬起脸说:“你不收下,我可要生气啦!”
     雷硬头只好收下,他说:“我算钱给你。”
     “出式!”邴秀婉嘟起嘴。
     雷硬头乖乖地把洋参丸装进衣袋,说了一大通安慰邴秀婉的话。邴秀婉走了,他返身进屋,取出一片洋参丸塞进嘴里,洋参丸在他口腔里慢慢溶化,一股清凉微苦的味道滑下食道,他的心跳又恢复了正常。
     邴秀婉为了排遣苦闷,特意去镇上买了二十只小鸡和二十只小鸭来养着。她是从左邻右舍那里受到启示的。村子四周原本都是良田,早涝保收,可是现在都荒芜了,杂草丛生,虫蚁成群,成了放养鸡鸭的好去处。大家都成群地养鸡养鸭。现在邴秀婉也学着大伙的样,每天早上她把鸡们鸭们往屋旁的荒田里一赶,就没事了,太阳落山后,它们会自动回窝,而且吃得肚子滚圆滚圆。如此省心活计自然是难以完全排遣邴秀婉心中的愁绪,她还是盼望着接送学生的日子到来,她觉得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转眼到了五月,桃子李子和油奈成熟了。前些年掀起一阵种果热,那时村里的青壮男人都在家,远远近近的山头都被他们开垦出来,种上了桃子李子和油奈,几乎每家每户都种。可是果子一多,价格就直线下降,降到一斤只有三五角钱。大家又对果树失去了信心,成群结队进城打工去了。如今,半死不活的果树仍然在结果,果贩们仍然来收购,好一点的运往福州等地出售,劣质的就在镇里和县城消化。採撷果子的任务,自然落到女人们的身上。
     邴秀婉家没有果子可採摘。过去雷佚生在家时也种了一百多棵桃树,收了三年,卖了些钱,后来雷佚生说收回的钱还抵不上成本哩,于是,他就不管了。雷佚生进城打工后,邴秀婉想去料理桃树,可是山地太远,杂草已经长得比桃树更高了,她只好作罢。这两年那些桃树早就不结果了。正当邴秀婉有点遗憾的时候,她被人雇去挑果子,两里路,挑一百斤五元工钱。
     初夏时节,阳光璀璨明亮,青山翠绿欲滴,山涧流水潺潺。穿红着绿的采果女子穿梭于杂草丛生的果园间,莺声燕语,大呼小叫。大姑娘小媳妇挑担子腰肢款款,娇喘微微,香汗淋淋,引来成群蝴蝶在她们身边翩翩起舞。村长雷印度也在自家的果园里摘桃子,他不禁伫足凝望着眼前景观,兀自说:“我们谷香村真是个风流乡村啊!”
     邴秀婉听见了雷印度的话,不禁将担子换个肩,回了他一句:“村长,要说风流你的闺女最风流,上了中央民族大学哩。”
雷印度笑着说:“我闺女风流,也没有你秀婉风流。”
邴秀婉说:“村长你这是骂我。”
   “我怎能骂你呢?”雷印度说:“秀婉,是谁雇你挑桃子?”
   “是毕剥婶妈。”邴秀婉回答。
     毕剥婶妈六十多岁,挑不动担子,她儿子进城打工了,儿媳又挺着大肚子,她和儿媳妇只好自己摘桃子,雇邴秀婉挑回村,让果贩子收购。果贩子的车子停到了村口公路上。
     邴秀婉一天挑了八担,每担平均一百斤。当毕剥婶妈把四十元工钱递给邴秀婉的时候,邴秀婉突然心疼了。因为果贩子把果价压得太低,毕剥婶妈的桃子不算太差,可是一斤才三角钱。卖了八百斤桃子,净赚不多,还不够成本哩。
邴秀婉抽出一张10元钞票,还给毕剥婶妈。
   “秀婉,这不是假钞。”毕剥婶妈说。
   邴秀婉说:“我没有说是假钞呀。”
   “那怎么?”毕剥婶妈不解。
    邴秀婉说:“桃价太贱,我不忍心拿那么多,你给我三十块就够了。”
   “秀婉,你是个好心人啊。”毕剥婶妈感激涕零,“我明天还雇你,你有没有空?”
    邴秀婉说“明天轮到我和硬头爷爷接送学生了,我要迟两小时来,早两小时去。”
   “没关系,没关系。”

来源:《夜闯卑库山》
上一篇:[短篇小说]乡村一夜情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 评论人:[匿名] 时间: [2018/10/20 19:15:35] IP:[5.188.210.1*]
  • credit loans a href="https//creditloansguaranteedapproval.com/"credit loans guaranteed approval/a poor credit loans a href=https//creditloansguaranteedapproval.com/bad credit loans/a
  • 评论人:[匿名] 时间: [2018/10/18 15:54:54] IP:[5.188.210.1*]
  • credit loans a href="https//creditloansguaranteedapproval.com/"bad credit loans guaranteed approval/a no credit loans a href=https//creditloansguaranteedapproval.com/credit loans/a
  • 评论人:[匿名] 时间: [2018/10/14 10:01:34] IP:[5.188.210.1*]
  • poor credit loans a href="https//creditloansguaranteedapproval.com/"credit loans guaranteed approval/a credit loans guaranteed approval a href=https//creditloansguaranteedapproval.com/loan application pdf/a

网站设计版权所有:清水新农村信息网 www.gsqsxnc.com  ICP备案:陇ICP09003585   甘公网安备62052102000124
 清水新农村信息网QQ群:143650606     站长QQ:704385966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转载只是传递信息,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发现有涉及著作权及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并不愿
传播,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未经原作者允许,本站所有素材请勿用于商业用途。转载本站图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