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学 > 乡村美文 > 详细内容
乡村庙会
作者:花生小岸  阅读次数:2344  字体大小: 【】 【】【
        你们一定知道乡村庙会是怎样的吧?
  在我们太行山区,许多村庄都建有寺,庙,或观。供奉的神像各有不同,有的是关公,有的是龙王,也有如来佛,观世音,还有阎王爷,玉皇帝,太上老君,或者送子娘娘,土地奶奶,山神爷爷等。这些庙宇规模不一,有的堂皇,有的简陋,有的奢华,有的寒酸,但无论是怎样的,它们最初建立起来的使命都是一样的,它们承载的,无非是俗世百姓的利益吁求,一方水土,风调雨顺。每一年,总会有一个特定的日子。这一天,村里要请戏班子为供奉的神灵唱大戏。千百年的传统延续到今天,庙会已然成为乡村的节日,交流,娱乐,商贸,集会,走亲访友——乡民们称之为赶庙。
   对于生活在乡村的人来说,庙会是除去春节之外的第二大节日,一样的隆重,热闹,家家户户都要提前蒸花馍,割肉,买酒,备好宴席,接待前来赶庙的亲朋好友。这一天也是亲戚朋友之间交流感情,相互走动的良机。嫁出去的女儿要带着女婿回娘家,媳妇则要张罗接待自家的父母双亲,兄弟姊妹。外甥要去舅舅家,侄儿要去看姑姑。确定了恋爱关系的青年男女,这一天,也必定会上门。若是女孩子,还会得到对方长辈送予的一个红包,谓之赶庙钱。哦,还有那些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姑娘们,正是结朋伴友的好年龄,借着这个节日,他们会把相交不错的友人,外村的同学,共事的伙伴,热情地邀到家中做客。席间,推杯换盏,酒酣人畅,面红心热……经过了这样一场淳朴的家宴,彼此的情义一定能够加深几分。这一天,邻里之间出门碰面打招呼,不再是惯常的吃过没有?而是改为待了几桌?家里客人多的,回答起来,掩饰不住满脸的骄矜,仿佛客人越多,越能证明主家的富足与殷实。
   前来赶庙的,无论亲戚,朋友,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手不空行。若是有人两手空空上门,主人虽也笑脸相迎,私心里难免生出嫌厌。幸好,这样不知趣的人到底是不多的。客人带的东西,称之为礼道。礼道多寡,依关系亲疏,自身条件,量力而为。手头富裕的自然出手大方,左手拎着瓷瓶汾酒,右手提着包装精美的礼盒——汇源果汁,娃哈哈果奶,达利园八宝粥等招摇进门,赚足眼球。常见的礼道多是一箱牛奶,或一箱方便面,也有更为实惠的,比如五斤鸡蛋,一桶食用油,一袋十斤装的大米。上了年纪的人单就礼道,也会生出诸多感慨,忆起从前赶庙,至多布袋里装几个花馍,抑或庙摊上买上一串炸油果,哪能像如今这般阔气。而主家待客的饭最好的也不过是黄米面卷,凉拌豆芽,还有一盆飘了零星油花的杂菜汤。而现在呢,哪家待客的桌上不是十盘八碟,有鱼有肉。老人们啧啧嘴,交换一下眼神,满足地笑了。是啊,生活,显见得是蒸蒸日上了。
   当然,赶庙,绝不仅仅只是吃一餐饭那么简单。
   这一天,庙宇里的香火是最旺盛的。三邻五乡的人都要赶来上几炷香,烧几张黄纸,虔诚地跪在殿前叨念一番。他们并不计较殿堂上供奉的是如来还是观音,关老爷抑或龙王爷,他们甚至并不分明,这里是寺庙还是道观。在他们眼里,凡是高高在上的,面貌威严的神像,就是手眼通天,无所不能的神仙。想想吧,人生是多么漫长,艰辛,要经历多少的苦,多少的难。有多少不能出口的秘密,有多少无法达成的心愿,太需要万能的神仙倾听,帮助,护佑。男人们盼望财运亨通,腰缠万贯,女人们祈求家庭和睦,无灾无祸。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更是笃信世间种种,皆为天意。他们拖着风烛残年的身躯,一步一移走至殿前,如同看到亲人一般,眼眶里都要淌出泪来。他们怀揣着满腔的挚诚,诉求内心种种。子女的不孝,自身的老迈无奈,然而,纵使如此,他们还是把最多的祈福,慷慨地送给儿孙。神龛上,烛火长明,披着红绸的神像绒默无语,它们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无声地吸纳了跪拜者的心声。殿外,不远处的戏台,好戏正在上演,锣鼓声阵阵传来,红男绿女,戏服舞动,是“五女拜寿”,还是“八仙过海”?
   吃罢饭,庙里祭拜过的人们接下来还有好去处,村庄最宽阔的地方在这一天,成了最繁华的集市。外地赶来的商贩为了占个好地方,有的提前一晚就驻扎在此过夜。还有那些耍杂技的,据说还有表演脱衣舞的民间草台班子——人们都好奇,不知是怎样的脱法?他们一早就搭好帐逢,圈好围栏,票价倒也便宜,只售五元。赚小孩钱的电动飞车,旋转木马,跳跳床,颇受欢迎,年轻的父母在这一天都变得很有耐心,由着孩子玩个尽兴。卖服装的,卖布匹的,卖鞋的,沿着道路排成一列,价格大都便宜,质地嘛,自是不敢恭维。跑庙摊的商贩都深谙,庙摊上的货物只能贱卖,售价若是高,铁定是卖不出去的。身穿少数民族服饰,操外地口音的南方人也捕捉到了庙会商机,聚齐在一处出售首饰、药材、茶叶。然而,本地人却不大信任他们,一任他们寂寞地端坐着,问津者寥寥。
   继续逛下去,就到了小吃摊聚集的地方。凉粉,抿曲,拉面,小笼包,馄饨……应有尽有。日头偏西,吃饭的人渐渐多起来。有本村人懒得回家起灶的,有外村人走得肚子饿的,还有响午已在亲戚家吃过一顿,不好意思晚上再讨扰的,小吃摊便成了他们的去处。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大抵是晌午没有喝过瘾,继续在这里买上大杯的扎啤,要几盘下酒的小菜,脱衣光膀,吆五喝六,索性喝个痛快。
   傍晚时分,客人们都走了,留宿的都是骨肉至亲,比如回娘家的女儿,同胞的亲姐妹。晚饭不及晌午丰盛,熬一锅米汤,热一热干粮,吃剩的饭菜回一下锅,拌两个凉菜,草草吃罢。孩子们早早拎着板凳跑到空旷地等候,这是放映露天电影的地方。今晚的电影是什么?村里的广播站已经做了广播,《满城尽带黄金甲》。放映员终于来了,幕布高高挂起,放映电影的器械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先进,不再有吱吱转动的胶带,不再有拖动的长长的电线,只一个方盒子,按扭一动,音乐轰然响起,屏幕上出现了影像。孩童们惊呼一声,电影开始了。不屑于看电影的成年人,也自有去处。村庄的另一个地方,敲锣打鼓,胡琴拉响,好戏继续登台,听说是“下河东”。
   夜深了,星光闪烁,笼罩在庙会气氛中的乡村方兴未艾。庙宇仍旧灯火通明,戏台前的观众沉浸于戏里人生,露天电影快要结束了,孩子们打着哈欠,抱着板凳回家去了。庙会,乡村一年中的良辰美景已至尾声。总是有遗憾的吧,说好要来的某个挚友亲朋没能来。午饭的菜烧得有些咸了,不知客人们会不会埋怨。老天爷美中不足,午后竟然落了场雨,搅了赶庙人的兴致。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庙会还会有的,年复一年,它总是应时而来,从不迟到。今年未尽的的遗憾,来年定可以补偿。
   戏终于散场了,小吃摊前迎来了最后一拔客人——前来吃宵夜的戏子。他们在戏台上表演了一个晚上,确乎有些饿了。乡村陷入了宁静之中,这一年的庙会,结束了。
来源:天涯博客
上一篇:倾听有关清水麻鞋的那点事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更多...新闻资讯
更多...调查研究
更多...清水农业
更多...美丽乡村
更多...政策法规
更多...信息服务
更多...生活百科
更多...乡土文学

网站设计版权所有:清水新农村信息网 www.gsqsxnc.com  ICP备案:陇ICP09003585   甘公网安备62052102000124
 清水新农村信息网QQ群:143650606     站长QQ:704385966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转载只是传递信息,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发现有涉及著作权及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并不愿
传播,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未经原作者允许,本站所有素材请勿用于商业用途。转载本站图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