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学 > 乡村小说 > 详细内容
【短篇小说】乡村往事
阅读次数:8821  字体大小: 【】 【】【

     峡门沟是一个古老的山村,地处峡谷,村口处,有两块巨大岩石矗立,酷似一个大门,可能是山体滑坡形成,故峡门沟因此而得名,何时形成的没人说得清。现在,峡门沟有二百多人居住,贾姓人口占百分之七十上下,故也有人叫该村贾家沟,村里人沿着峡谷两岸居住,中间一条小溪常年缓缓流着,它哺育了峡门沟世代村民。过去,村里人总是与外人夸他们的村子好,是块风水宝地。两岸山青,中间水秀,天然的掩体让他们很少受到外来的侵害,即使是抗日战争年代,日军也没敢进入该村。可近几年国家的大部分地区经济都在快速发展,但峡门沟由于交通不便却显得越发滞后了,村里的教育相当落后,更没有老师愿意到这里教书,好多孩子都早早地随着大人们爬坡放牛,垅田种地去了,因此村里有文化的人就很少。
   早在二十世纪的三十年代初有一个外乡人来到了这里。他叫贾启民,听说他祖籍山东人,儿时父母灾荒饿死了,他被迫参加了一个军阀的部队,为了混口饭吃,他在战场上拼死拼活的竟立了几次功,于是他从一个小兵逐步晋升成了一个团长,随着条件的改善,他明白了没文化的害处,于是就开始认真地去学习各种知识,几年下来,他明白了许多事情,他私下分析了当前形势,觉得跟着人家打来打去的也不能改变什么,弄不好那天就把性命给丢了,很不值的,于是他就悄悄地带了些值钱的东西逃跑了,几经辗转他决定就在峡门沟安生,一是这里在大山中相对安全,二是这里的大部分人和他同姓,不容易被发现。后来该村一个女子看上了他,他也就娶了。因此他名正言顺地成了这个村的人,渐渐地溶入了这个村子。贾启民很勤快,加上他从部队里偷偷拿的东西,他家生活还算馨实,可就是子嗣不旺,后来通过各种方法如烧香拜佛,积德行善等,四十多岁那年,终于生了一个儿子,家里人就甭提多高兴了。满月那天,请了好多人,只要是有点关系的都到了。贾启民在酒桌上让村里最有名望的一位老人帮着起了个名字,叫贾有才。这一个月里,两口子一直都笑的合不拢嘴,脸上竟凭增了几道皱纹。
   渐渐地,有才在贾启民的培养下长大了,他在父亲的指导下认识了不少的字,也懂得了很多道理,在村里他也称得上是个才子了。由于村里没有老师,村里的干部觉得这也不是个事。于是就找到贾启民想让有才为村里的孩子上课,一并帮村里扫扫盲。贾启民听了,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没问题,这是造福子孙的功德,我一定会让他做好这件事的,您就放心吧”,村长高高兴兴地走了。
   没多久村里的学校就开课了,不分大小,不分男女,只要愿意都可以去听,当然了,唯一的条件就是,农忙时村里的人要帮着有才家去打理农田。因为上课是因时而定,村里就有好多人都抽空来听,都想听听外面的世界,也识几个字,省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转眼就到了来年的春天,庄稼人又开始了春播,今天贾启民还象往常一样到地里干活去了,可就在四五点钟的时候,村里发生了一件事情,并迅速在村子里传开了。这时贾启民正在地里翻地,忽然看到邻居家的二丫向他跑来,到近前以后上气不接下气地红着脸说,“大叔,大叔,快点,有才他,他,他,唉,你快回去看看吧,怎么办呀?”,贾启民一听,心里嘎噔一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赶紧收拾东西并问二丫,“你有才哥怎么了,你快说说”。二丫说:“叔,我们边走边说吧”,于是二人匆匆往村里赶去。
   原来在四点多的时候,有才正在备课,一个经常和二丫一起来听课的名叫翠萍的女孩来到了教室,有才说到“呀,你咋来了,有什么事吗?”,她看了看有才,然后笑咪咪地说道:“没事我就不能来啦,我也就是想过来看看你和你说说话”,说着就搬了一个板凳靠着有才坐下了。
   “哎,有才哥,你可是我们村的才子啊,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媳妇呀,要不要我帮你简绍一个”。
     有才笑笑说:“以后再说吧,再说了谁能看上我呀”。谁知话音刚落,翠萍脱口说道:“我”。
     有才突然脸红了,忙说:“我们说点别的,不说这个了好吗?”。
   “不行,有才哥,说真的,我很喜欢你的,你以后就娶了我好嘛”,这里没有别人,翠萍也全没有了女孩子的矜持,说着就过来拉有才的手,有才慌忙向后靠,谁知被凳子一拌,哐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翠萍啊地叫了一声,连忙蹲下去去扶有才,由于忙乱没站稳竟摔倒在了有才的身上。正当两人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教室的门开了,随即进来一个人,是翠萍的爹。只见他两眼瞪着,直直地盯着他们,突然说道:“好啊有才,你也是个文化人,你怎么把我女儿勾到这儿了,你们还、还、还敢这样啊,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必须说清楚,你得为你的所做所为负责任”,然后又看着女儿说道:“你,你,你怎么这样没出息,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就不信我管不了你了”。“有才我要让全村的人看看你都干了些啥,如果怕丢人,你就把翠萍娶回去,要么你就别在这贾家沟做好人了,真是太不像话了”,他就这么吵吵嚷嚷着,不一会就招来了好多看热闹的人。有才一个劲地向他解释,“大伯,大伯你听我解释好吗",可他根本就不听,一口咬定是他勾引了他女儿,要等他父亲来讨个说法,要当着所有在场的人讨个说法。
   经过大半个时辰的路程,贾启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赶到了教室,一看见翠萍的父亲,连忙上前说道:“哎呀老弟,那兔崽子太不像话了,我给你赔不是了,当着全村人不好,让我们回家坐到炕上谈行吗?,求你给我个面子。你看我怎么收拾他,我这就去打断他的腿”,说着顺手操起一个犁竿就朝有才冲去。虽有几人阻拦着,可有才还是被重重地砸了几下,有才硬捱着,抱头弯腰不敢动弹。这时翠萍爹走了过来,说道,“你也别打了,打坏了也让我不忍心,你是有文化的人,这事情就两结果,一是有才娶了翠萍,二是有才和翠萍在这村里都不好做人,现在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那我也就不想说什么了,两天后告诉我到底怎么处理”,说完,就气呼呼地背着手走了。

   在峡门沟,有才早就有意中人了,但一直没向彼此的父母说明过,那就是他从小耍大的邻居家女孩二丫,有才比二丫大两岁,两人从小在村中的小溪里摸鱼,在山坡上放牛,闲时两人一起玩狼吃羊的游戏,他们一口一个哥哥,一口一个妹妹地彼此叫着。带着童年的乐趣他们渐渐长大,情窦初开的他们也就相互产生了爱慕之情,只要两人有几天不见就会变得魂不守舍,象丢了什么重要东西一样。有一次,二丫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有才说:“你如果以后娶了别的女孩子我就死给你看,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所以呀你一定要老实点哦”。
   有才、二丫与翠萍熟悉起来是在上课的时候,以前由于住的比较远也不怎么一起玩,但现在经常在一起,二丫和翠萍年龄相同,两人又好像前世就是朋友,所以很快就熟识了,还彼此到各家串门吃饭,久而久之有才也就和翠萍熟悉了。由于翠萍经常接触有才,慢慢地她就有一种感觉,总想和他在一起,那样才会感觉更快乐些,可是有才好象更愿意与二丫在一起,因此她又觉得很沮丧,就这么想着,放不下又拿不起的,整天心事重重的。慢慢地翠萍父亲觉出了女儿的不对劲,于是在一天的晌午把女儿叫到身边问起了她的心思。
    翠萍呀,爹今天不忙着到地里去,这些天我看你总是心事重重的,有什么事情想不通呀,和爹说说,兴许我能帮帮你,是吧,别总憋在心里,容易憋出病来,那样的话你不舒服,爹也不好受是吧“。”爹,没有什么事,你就别问了,忙你的去吧“。”你看你这孩子,你是我女儿,我连这都看不出来,那我这爹还是爹吗,我这不也是想帮你嘛,说说吧,需要保密的话,我会替你保密的,我的好女儿“。翠萍看了看父亲,嘴唇动了动,眼里忽然存满泪水。她爹忙说:”你别哭,别哭,你说说,我一定帮你想办法“,接着帮她用袖子擦掉眼角擎着泪。接下来,翠萍就一五一十地把她的烦恼述说了一遍,她爹听完后好久没说话,默默地低着头,好像在想着什么。翠萍看着父亲怯怯地说道;”爹,你怎么不说话了呀,你不是要帮我吗“,说着又摇了摇父亲的胳膊。翠萍父亲好像想明白了似的忽然说道:”嫁给启民他们家确实不错,有才也是个拿得出去的小伙子,女儿你的眼光还挺好的嘛,没问题,只要你愿意,我一定想办法帮你,不要再想不开了,从今天起,你要每天去找他们玩,这样才会有机会嘛,好了,我一定帮你,就让有才那小子娶你,好啦,去吧,玩去吧,你就等着听好吧,我的好女儿“。可是翠萍还是追着问有什么好办法和她说说嘛,也让她好有个准备。他忙说:”这个保密,以后你会自然知道的“。说完就赶紧推门出去了。其实他这是安慰他女儿,至于怎么让有才娶她女儿说实在的他目前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也只能碰机会了。从此翠萍的爹就开始留意女儿和有才的动向,期望能的确帮女儿一把,再说了女儿嫁给有才家也是很光彩的事,至少人家老少都是读书人呀,更何况人家家境还不错。  机会终于来了,当他看到自己的女儿和有才双双摔倒在一起的时候,他激动的脸都涨红了,他突然闯了进去,然后又不给有才任何辩解的机会,就吵嚷着招来一伙人,他要把事情说的让所有人都相信这两个小青年就是做过些啥。当贾启民打有才的时候,他又怕有才被打坏了,那样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又去阻止贾启民,总之他希望的结果就是你贾启民的儿子有才必须把我女儿娶回家去。
   贾启民回家以后,气也就消了,他仔细想了想翠萍她爹的话,琢磨了一番,他猜想翠萍爹是想要把女儿嫁给他们家,否则以后日子肯定不会安生的。于是他找有才的妈商量,说出一番见解以后,有才妈就说:“那就让有才娶了翠萍,反正有才也该成个家了,要不你现在就到市上买点礼品,到翠萍他们家说道说道,然后再摘个日子到时娶过来不就行了,反正我也想抱孙子了”。就这样贾启民决定让儿子娶翠萍做媳妇了,也就再没有和有才商量。
   第二天,贾启民匆匆提上东西就直奔翠萍他们家去了,翠萍的爹这时正在院子里拾掇东西,远远就看到贾启民提着东西向他家走来,赶紧回屋把手洗了洗,然后对翠萍妈说:“那个贾启民马上就到咱们家了,他有可能是提亲,也有可能是来赔不是的,我可告诉你,如果他是来赔不是的,那我们是不能接受的,也不要给他好脸子,如果是提亲那就另当别论了”,话刚说完,贾启民就走进了院子并高声说到:”翠萍爹在家吗,我到你们家串门来了,平时忙,两家离的远,也很少到你这来看你“,就这样边说边往里走。翠萍妈于是赶紧从家出来,面无表情地说到:”哎呀,大兄弟,是那股风把你给吹来了,你找翠萍爹呀,他在家,有什么事吗“。启民忙笑道:”我来你们家看看,好久不来了,再说昨天有才和翠萍姑娘发生了点事,惹得你们家的很不高兴,我就是想来给你们赔个不是,顺便和你们商量点事“,说着又往里屋走去。这时翠萍爹装模作样地在炕上抽着烟,看到贾启民进来了,不冷不热地说道:”你这是没有大事不登门呀,说吧,什么事,我应承就是了“,贾启民一看话不对路,忙说道:“哎哟,老兄,你还生昨天的气呢,你就消消气,我这不给您来赔不是了吗”。“哼,赔不是管什么用,我到无所谓,你让我家女儿以后还怎么找婆家,你也不想想,除非她嫁给有才。可是我想你肯定会嫌弃她的吧,唉,真丢人哪”。贾启民又赔笑道:“老兄呀,你这话说的,翠萍可是个好孩子,只有你家翠萍嫌弃我的份,那有我嫌弃翠萍的事,翠萍将来找到谁家那还不是谁家的福分呀”。翠萍爹慢慢吸了两口烟,像是挑衅又像是试探地说:”那翠萍嫁你们家怎样“。听完这话,贾启民忙高兴地说:”翠萍爹,我今天就是为这事来的,既然你愿意,我就更没话说了“。翠萍爹听罢迟疑了一下,忽然从炕上站了起来喊道:”翠萍娘快给启民老弟上茶“。不一会,茶水就上来啦。”启民呀,你慢慢用,我给你做点吃的,你和翠萍爹喝两口,也好边吃边聊“,翠萍妈不知何时已经换了张很灿烂的脸,她边笑边说着话。她丈夫帮腔道:”就是,难得启民到咱家,该喝,快去准备吧“。贾启民一听忙说:”使不得,以后还少不得讨饶你们,现在就不必这么客气了,有水就好“。可最终还是盛情难却,只好由他们两口子的了。
     一顿酒下来,很快就确定下娶亲的日子,决定六天以后过门,这似乎快了点,可两人都没意见。贾启民说:”好了,我现在就回去准备去,老兄我们同喜了“。说完就哈哈笑着离开了。
     回到家,贾启民就乐呵呵地和老婆说这些事,老婆听了也很高兴,不过嘟囔道:”怎么这么紧,那我们就赶紧准备吧“。这时在一旁的有才听明白了父亲的话,他有些急了忙说道:”准备什么呀,你们让我娶翠萍,你们征得我同意了,我不娶“。贾启民看了看他说:”这么大了,也该成个家了,不娶她那你娶谁,这孩子真是的"。
   “我不管,反正我不娶”。
   “你昨天都和人家在一起了,你今天却不娶人家,你这算什么事啊,你说呀”。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更多...新闻资讯
更多...调查研究
更多...清水农业
更多...美丽乡村
更多...政策法规
更多...信息服务
更多...生活百科
更多...乡土文学

网站设计版权所有:清水新农村信息网 www.gsqsxnc.com  ICP备案:陇ICP09003585   甘公网安备62052102000124
 清水新农村信息网QQ群:143650606     站长QQ:704385966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转载只是传递信息,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发现有涉及著作权及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并不愿
传播,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未经原作者允许,本站所有素材请勿用于商业用途。转载本站图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