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学 > 乡村小说 > 详细内容
【短篇小说】乡村婚礼  
作者:口外羊  阅读次数:5716  字体大小: 【】 【】【

       进到村口,老远我便看见舅舅在戏台底下张望,于是我快走了几步,来到他跟前。
        我说,你还怕我不来啊,这么早就在这儿等上了。
        舅舅笑着说,那笑声震落了一些他头上戴着的蓝布帽子上的尘土。
        我还真怕你不来呢,你小子,多喝了几年墨水,越来越没人情味了。走吧,先回家去,你舅母也担心你不来呢。,你要是不来,让我们去哪现抓人去。
        我嘿嘿笑着解释道,我请这一天假要扣掉好多钱呢,你卖100斤凉粉也不够我这一天的工资,……
        舅舅穿了一身灰色的西装,这西装还是我在前年领的工作服,由于我穿的瘦小,便送给了舅舅。舅舅脚上穿着一双绿色军胶鞋,且右脚的后跟处破了一个大洞,露出灰色的白袜子,他这鞋还有他头顶上的帽子与他身上的西装是那么显得格格不入。
        可能是昨夜刚下过雨,路上有些泥泞。我走在舅舅的身后,踩着他的脚印前行。看着他那破了的军胶鞋,我说道,怎么还穿这么双鞋呢,皮鞋我也给过你好几双啊,不会把我的鞋都孝敬了女婿了吧,说完,我哈哈笑了起来。
        我的玩笑话让舅舅回头瞪了我一眼,你这小子,舅舅说,老是拿你舅舅开玩笑,没大没小的,看来是小时候打你打的少了,这路能穿好鞋吗,等一会人家新媳妇来了,我再换也不迟啊。
        今天是我的表弟山子结婚的日子,早在两个月前,舅舅便告诉我这天让我去接亲(接亲是由新郎家组成的六人或八人的迎亲代表团去新娘家迎接),我推辞说,那天不是周六日,不好请假的,现在公司的事很多,扣一天工资好多钱的。舅舅发火骂我道,小王八羔子,真的是挣多了钱,六亲不认了,扣多少钱,我给你。我看舅舅好像真的生气了,便说,我去,就是天塌下来我都去。从上周开始,舅舅便每天给母亲打一个电话,要求母亲一定打发我来。为了请这一天假,且有个冠冕的理由好让公司放人,我与妻子商量了好半天,才想出了一个基本找不到破绽的谎言。当我把谎言通知老板的时候,他先是沉默了一会,好像是在琢磨我的话的可信度。之后他说,能不能克服一下,你知道这个项目这几天是关键阶段。老板那深邃的眼神像是能把我的脑子透视了似的,然而我也是在这方面颇经历过大场面的,不露声色的坚持了我的谎言,最后他还是同意了我的请假。其实我并不是在乎请假扣不扣工资,确实是这些天,以及之后的半年我的工作都会很忙,包括周六日都要加班的。这个项目正如老板说的,到了关键阶段,且这个项目是我一手策划并组织实施的,最重要的是该项目的成败决定着我在这个公司的宏伟抱负能不能实现,不是几个月的工资可以简单来衡量的。
        还没进到舅舅家的院子,我便听到一浪一浪的嗡嗡嘈杂声。进到院子里,院子中央的低洼处有一汪杀猪、杀羊后留下的血水,血水的旁边是一大盆待煮的也不知是猪还是羊的下水之类的东西,一个不知谁家的小男孩站在旁边拿着一张报纸扇来扇去,大概他的职责是轰赶苍蝇,不让它们落到那一盆下水上去。南房不断有人进进出出,且与旁的人大声吆喊着,手上且抱着一盆盆待煮或已经煮好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的肉或骨架,腥臭夹杂着煮肉的香味是一种说不出的难闻的气味。
        我憋着呼吸进到屋里,看见舅母正在擦洗一些个酒具和瓷器。进来后,我便对舅母说,这乱轰轰、脏兮兮的院子怎么让人家新娘进来啊,人家新娘可是城里人呢。
        舅母撇了撇嘴说,城里人怎么了,城里人就不吃五谷杂粮了,城里人不还是照样嫁到咱们农村来了。
        舅母给我倒了一杯水之后说,新娘直接接到山子的新房那边,一会我们也都过去,这儿就算是个临时厨房。来,羽子,再让舅母在你那肉脸上拧一把,舅母说完这话便大笑了起来,她那洪亮的爽朗的笑声震的房子顶棚上糊着的报纸簌簌发抖。舅母打我小的时候便喜欢拧我的脸蛋,她说,拧一下我的脸能给她带来好运气,她曾经说,就是因为拧了我的脸蛋,让她怀上了表弟山子,并且之后家里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
        我说,你还记得呢,你有十年没捏过我的脸了吧,这次想给你带什么好运呢?,是不是想让儿媳妇给你生个孙子啊。
        舅母又是哈哈笑了一阵道,就是,就是这个意思,等我们孙子长大了,也象你那样挣大钱。
        我笑着说,儿媳妇生不生儿子你拧我也没用啊,得让你儿媳妇拧才管用呢。
        呸,坏东西,这几年真的是学坏了,净瞎说,舅母说。
        我说,我这话有什么不文明的,今天晚上,别人要闹山子的洞房,难道你还拦着不让啊。
        舅母是蒙古族,有着天生的性格爽朗与有如男人般彪悍的身体,但舅母的模样长得并不丑,颇似一个现在很红的蒙古族女演员。舅母是舅舅三十几年前在内蒙当兵时娶回来的,据母亲讲,当时姥姥很反对这亲事。一是嫌弃舅母是外族,二是嫌弃她没有父母,也就是说不会有一点陪嫁,三是嫌弃舅母身上那股怎么洗也洗不掉的羊膻味。对于姥姥的不能接受,舅舅的反抗是另立门户,并且拒绝了姥爷暗中给的一些个钱物。
        我问舅母,接亲的人是八个还是六个。
        舅母说,六个,六个不是还能省两辆租车钱吗,舅母又说,本来人家媳妇那边要来八个送亲的,后来山子哄他媳妇说,乡下更讲究六个,后来就改成六个了。
        我说,都雇的什么车啊
        舅母说,新媳妇做的头车是一辆本田雅什么来着,其余的是奥迪100还是200来着。
        我撇了撇嘴说,你们跟风跟的到挺紧的,城里这样的接亲车队也算是上游水平了,那的多花不少钱吧。
        那个什么雅来着,舅母说,要200块呢,奥迪160,光这就得干出去1000多呢,唉,谁让咱们娶了个城里媳妇呢,再说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多花点就多花点…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暂无已审核评论!

网站设计版权所有:清水新农村信息网 www.gsqsxnc.com  ICP备案:陇ICP09003585   甘公网安备62052102000124
 清水新农村信息网QQ群:143650606     站长QQ:704385966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转载只是传递信息,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发现有涉及著作权及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并不愿
传播,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未经原作者允许,本站所有素材请勿用于商业用途。转载本站图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