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学 > 乡村小说 > 详细内容
[短篇小说]乡村一夜情
阅读次数:9194  字体大小: 【】 【】【
         向阳村有了柱子的煤球厂,人们的日子才感到温暖起来。煤球厂省了村人不少麻烦,只要一个招呼,柱子就把煤球送过去了,而且你叫他给你摞哪儿柱子就给摞哪儿。向阳村家家都烧柱子的煤球,柱子的煤球上火快,奈烧,价钱也合理。一天三顿饭三块炭,多烧一块算我柱子的,这是柱子嘴里的广告词。谁家日子过的紧巴了,柱子还可以缓些日子结帐。
  柱子正忙着装煤球,本村的二华过来了。二华说,柱子,给我再送一车。柱子不想理他,二哥,你还欠着帐呢。二华说,送一车,一块结算。柱子有点不愿意,你烧得那么快啊。二华敲敲柱子的车,说:天凉了,多卸点,冷冷寒寒的,到时也省你的事。柱子不放心,一块结。二华说,你望你,谁还坑你。柱子问,要多少,二华说,五百块,再卸五百块吧。柱子拍拍手上的煤渣,你要那么些,得烧到来年夏天。二华嗔了一下,你望,瞎了你钱。柱子说卸货就清。二华说清清。柱子说这车就给你了。二华问,五百。柱子说五百。二华嘻了一下,我给你拥着。柱子套上车袢,二华在后面推着,二人出了煤球厂。
   很快就到二华家了,柱子停了车,喊:二嫂子,货来了,接着。二华的老婆出来了,穿着个小红袄,有点妖里妖气的。二华老婆说,一股子煤气,哪来的黑孩。柱子也不生气,就往二华老婆身上瞅,柱子很爱往她身上看,觉得她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气味,和别的女人不同。二华不理睬他们的对话,拍拍手进了院,洗了把手说,柱子,来洗洗手,喝口茶再搬。柱子已经搬起来了,说不喝。二华说,我给你泡好了。柱子嬉皮笑脸地说:嫂子,放哪儿,老地方。二华老婆边嗑着瓜子边说,老地方,老地方。柱子说,老地方放黑了。二华老婆朝柱子吐了口瓜子壳,就进了屋,柱子一趟趟朝东锅棚里搬着。
   二十分钟,柱子搬完了,就着二华洗过的黑水洗了一把,说,二哥,搬完了。柱子直了直腰。二华老婆站在屋门口,搬完了,进来喝口水。二华老婆说话的时候倚在门框边并没让道。柱子问,二哥呢。二华老婆说出去了,没跟你说吗。柱子说,给我说什么,他真没在屋。二华老婆说,没有,他说出去拿钱的。柱子问真出去了。二华老婆说,不信你进屋找,二嫂还能骗你。柱子真的迈进一条腿,柱子往里瞅的时候,二华老婆用腿弯碰了碰柱子的大腿。柱子的脸有了点红,柱子看看屋里真没人,心就跳起来。柱子很快又镇静下来,柱子说,二嫂,二哥什么时候回来。二华老婆说,谁知道,你要急你先回去,晚上我让他去结帐。柱子没办法,只好退了出来。
   晚上柱子也没等着,一连几天也没见着二华个鬼影。
   春节前柱子去了趟二华家,二华没在家,二华老婆说,天天死外面打扑克。柱子说,二嫂你这趟不能再让我空手了,都过年了。二华老婆说,我找找,他说前天晚上赢了好几百。二华老婆当着柱子面翻天翻地也没找着。柱子说,二嫂,你别找了,等二哥来了再说,我先走了。柱子出了二华家,心里骂着,这个王八蛋。柱子又去了几家债户,基本上都清了,心里才稍稍安慰了些。
   转眼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柱子听人说,这几天二华被老婆关在家没出来玩。柱子想,今晚去,无论如何把钱要来。
   果真二华被柱子撞了个正着,二华开门一看是柱子,忙说,哎吆兄弟,麻溜进屋麻溜进屋。柱子一听有门,稍稍放下心。柱子跟着二华进了屋,二华老婆忙起身让坐,端茶倒水。并把正在看电视的儿子赶到西屋,别看了,赶紧学习去。二华对儿子说,你柱子叔来了,也不叫叔。柱子感到难为情。二华和柱子闲聊,二华老婆打着毛衣,不时插上那么一句两句的,来来回回还让柱子喝水。柱子几次想提欠债的事,几次都被二华老婆引上别处。柱子看看时间不短了,站起来。二华说,兄弟你别发急,我知道你今天来干什么的,今晚我一准给你,你坐一会,我出去一下就回来。柱子知道一提钱他就来事了。二华看出柱子的心思,说:你放心,我跑不了,我啥时来你啥时再走,你先坐着。柱子只好又坐下来,二华说等着,就出了门。
   屋里只剩下柱子和二华老婆。柱子想,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得等着他。二华老婆开始打哈欠,柱子说,二嫂你困了。二华老婆说不困,一入春天就来热了。二华老婆说着的时候,就把外套脱了。柱子看了她一眼,红毛衣被两个乳房顶得紧紧的。二华老婆看了柱子一眼说,兄弟你闷不闷,你不说话的。说着的时候把手插进后背搓了几下,我身上怎么这么痒痒的,兄弟你给我挠挠。柱子不好意思地说,你叫我挠挠二哥愿意。二华老婆说他看不见,怕什么。柱子没动,柱子是开玩笑的。二华老婆把毛衣也脱了,只穿了一件薄薄的低胸线衣。二华老婆脱毛衣的时候,柱子看见她雪白的肚皮,毛衣带着线衣差点把两个奶子露出来。颤颤的,随着她的抖动。柱子感到心在狂跳,柱子有点坐不住了。二华老婆说,还是痒痒,你过来看看是什么。柱子心里咚咚地跳个不停,不由自主站起来。二华老婆说,没人看着,过来。柱子终于忍不住,激动地抱住了她。二华老婆说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嘴里说着,手却插进柱子的裤裆。他感到热血沸腾,她开始解他的裤子。一切都顺理成章,仿佛他就是她丈夫,仿佛她就是他老婆。
   两人穿衣服的时候,她朝他笑了一下,他也朝她笑了一下。柱子想干就干了,不干白不干。柱子脸上的火还没有完全退下来,二华就来了。二华进来的时候,脸上明显不高兴,柱子以为刚才的事他已经知道了。二华说,这狗日的,输了不认帐。柱子一听放下心。二华又说,柱子兄弟,我没要回来,再缓些日子。柱子心里有鬼,觉得有愧于二华。柱子说不忙,天也不早了,那我走了。二华说,实在对不起,又让你空跑一趟。柱子心想,对不起应该是我。柱子说,你别生气了,过几天再说。二华和老婆客客气气地送他出来。
   柱子离开二华家,心里老想着和二华老婆做的事,一路哼着曲,心满意足地回煤球厂。
  三天后,柱子又去二华家,柱子一看还是二华开的门。柱子说,二哥,你在家,今天有了吗。二华说,有什么。柱子说,钱。二华一脸不悦,什么钱。柱子说,你欠我180块钱的碳钱。二华说,不清了吗。柱子说,谁说清了。二华说,还是清了。柱子说,你说哪天清的。二华说,你怎么忘得这么快,头三天晚上,我出去了,你二嫂在家都还给你了,还来要。柱子知道上当了,柱子想问个明白。二华火了,你要怎地。柱子说,你坑人赖帐。二华用手指着柱子,我怎么坑人了,我又怎么赖帐的,你给我说清楚点。柱子憋得脸通红,说不出什么。
   还说什么,人家都不要脸了。
   柱子走的时候,听见门咣得一声关上了。二华在院子里说,还想占便宜。柱子气愤地骂了一句,日你个娘。
   柱子说,180块钱就弄了一回,日他娘也太贵了。一晚上就那一小会,一千块煤球就进去了,我得挣多少日子啊。不管是谁,从今往后概不赊帐。
来源:网络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更多...新闻资讯
更多...调查研究
更多...清水农业
更多...美丽乡村
更多...政策法规
更多...信息服务
更多...生活百科
更多...乡土文学

网站设计版权所有:清水新农村信息网 www.gsqsxnc.com  ICP备案:陇ICP09003585   甘公网安备62052102000124
 清水新农村信息网QQ群:143650606     站长QQ:704385966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转载只是传递信息,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发现有涉及著作权及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并不愿
传播,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未经原作者允许,本站所有素材请勿用于商业用途。转载本站图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