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学 > 乡村小说 > 详细内容
[短篇小说]乡村情事
作者:詹 文 格  阅读次数:30363  字体大小: 【】 【】【

      毒辣的日头像个火球,鼓眼爆睛,一眨不眨地瞪着这个世界,龟裂的田土像一张苍白的鬼脸,裂开大嘴,气喘吁吁,仿佛在向老天爷求饶。庄稼枯黄,一副病蔫蔫的样子,水田干涸得可以跑车。禾苗正是抽穗扬花的时期,桃源村却遇上了少见的大旱,眼看着庄稼将全部枯死,村民异常焦急,大喊,天收人命!天收人命!
  一条时有时无的瘦水沙哑着嗓子,在庄稼地下面有气无力地呜咽。因为久旱无雨,命悬一线的河水就像油干蜡尽的火苗,忽闪着,随时都有可能熄灭。村人突击了几天,修了一个临时拦水坝,准备用抽水机抽水抗旱。水坝修成了,水也蓄起了,可是因缺水,停了电。村人实在没了办法,只好赶做戽水桶,戽水抗旱。戽水桶是村里统一做的,文书还用毛笔在木桶外大书:“人定胜天”四个大字,可是老天却不体会这些,天空照样碧蓝如洗,干净得像被帚把刚扫过一样。天上没有一朵云,地上没有一丝风,日头连眼也不愿眨一下,好像丢了什么宝贝在地上,火爆爆地盯着大地在寻找。
  水根是个光棍,他单身一人,无法戽水。菊梅却因男人生病住院,也无人戽水,怎么办呢?“打弯工”。你今天帮我戽,我明天帮你戽,这个方法在乡村常用,不过平常很少有人愿跟水根打弯工,都嫌他人太懒,可这次菊梅却很乐意。
  日头如火一样毒辣,烤得人身上要脱皮。水根是个单身汉,一双肩膀扛一把嘴,懒散惯了,拿往常说,在这种毒热的酷暑里,只要眨一下眼,他早就溜回家躲荫去了。今天可能是身旁有个女人,因此他从早到晚一直干得十分卖力,而且看他的样儿,并不觉得难受。
  日头偏了向,开始西斜了,菊梅说:“水根兄弟,咱们歇歇吧?”水根便孩子般听话地立刻放下手中的绳索,戽斗漂浮在水面上,一上一下荡漾着,就像水根那颗狂跳的心。一棵大柳树撑起一片阴凉,水根来到阴凉下,寻了块青石坐下来,然后取下草帽用力地扇着风,菊梅猫下腰钻进草丛中,从里面提出一只篮子,掀开罩在篮子上的湿毛巾,抱出一壶红糖水,糖水很浓酽,微风里还散发出一股草叶的清香。菊梅原来在糖水中泡了鱼腥草、大青叶、蛤蟆衣、金银花,夏枯草等十几种草药,这是清凉解暑的良方。水根叽咕叽咕一连喝了三大碗,喝完用手抹了下胡子拉碴的嘴巴,然后叹了口气:“真过瘾啦!太好喝了!我娘死后十几年没有喝到这样爽口的糖凉水了!”菊梅说:“过瘾就再喝两碗吧!”水根嘿嘿一笑,说:“嫂子,不能再喝了,再喝肚皮可要胀破了!”菊梅从篮子里拿出一只饮料瓶,黄黄的茶水中能看到菊花在浮动,菊梅拧开盖,喝了几口,然后盖好放了回去。水根看着有点不解,他说,嫂子,你自己也喝两碗吧,这玩意儿可降暑解渴了!菊梅点点头,笑而不答。水根见了感动得不行,菊梅真是太好了,特意把糖水留给他喝。
  歇了一会,柳树上一只鸣叫的蝉突然停住了,水根先起了身,菊梅跟着也起了身,两人又开始戽水。菊梅看到水根此时更用劲了,把背心也脱了,光着膀子,只剩下一条裤衩。阳光下露出一身黄牛般的腱子肉,油亮亮的汗水从他黝黑的皮肤上小溪似的流泻下来,一股浓烈的男人气味扑面而来,菊梅闻着这样的气味,看到这种充满力度的身姿,突然间变得头脑晕眩,神情恍惚起来。一种雄性的美感使菊梅体内的欲望开始摇荡,她的脸憋得通红,身体也有点发软,浑身像有蚂蚁在爬动一样,内裤也黏乎乎的。有几次将戽水桶提到了半空又落回了水面,水花溅得老高。水根见状问菊梅是不是太累了?菊梅憋着通红的脸不言不语,低头依旧戽水……
  第二天,菊梅的样子有些不一样了,昨天的长袖褂换成了短背衫,衣领露得很下,一对白奶子雪峰一样若隐若现,很久没有用过的一支口红也用上了。水根看到菊梅在戽水时,随着身子的晃动,一对大奶子好像两只活蹦乱跳的兔子,水根看得面红心跳,有些发呆。浑身开始发热,手也变得不听使唤,突然间就随着那个部位一同僵硬起来,胯下的*****好像故意跟他斗气,像一杆打鸟的长枪,直挺挺地瞄准菊梅站立的方向,菊梅用眼睛瞟了一下,水根很不自在地把身子缩成了一个S状。
  水根虽是个三十好几的单身汉,但是村里几乎寻不到一个相好的女人。女人们都怕他那张没有遮拦的嘴,他平时就是个大炮筒,直来直去,就连跟女人打诨骂俏,他也不懂得拐个弯。有些时候男人不在家,他碰到这家女人便说:“嫂子,我今夜去跟你打伴好吧?”有哪个女人会受他这一套,所以常常是一无所获,众目睽睽之下还得挨上一顿臭骂……有经验的男人会说,我今夜要找你男人喝两盅!女人便答:你来吧!我家的酒可香呢,正愁没有人喝……
  短短几句话,就把事情定下了,这就是调情高手。乡间有句老话说得好:大声大气门前过,不声不气去了货。咬人的狗不叫,就像树上的知了,天热时站在树上高声鸣唱,知了!知了!其实它什么也不知。如果它知道寻得阴凉,不声不响,独自享受,那么小孩子高擎的蜘蛛网罩也就轻易寻不到它了。
  准确地说,菊梅的身体也是一块缺水的旱地,十年前从水杨坪嫁过来,她就没有体味过男人的雄性和威猛。男人叫双华,是个篾匠,人又矮又瘦,像被狐狸精吸干了精血一样,面色寡白,像刚从棺材里扶起的死人。不过让他惟一有点儿自信的是,一张白脸上长着一对鹰鹫一样的锐眼,黄昏日暮时分如果看到这样一双眼睛,准会让人做个噩梦。年龄只有三十多,看上去却像花甲之年,近年来又染上肺结核,隔三差五就吐血,村人都叫他痨病鬼。菊梅当初嫁给他,首先是见他说话慢条斯理,这样的人可能心地善良,父亲也很支持这婚事,找个可靠人家嫁过去,踏踏实实地过日子,菊梅一家在当地也没有太牢的根基,爷爷是从湖南益阳移民过来的,给父亲起了个两省合好的名字,叫鲁湘赣,给叔叔起名叫鲁江湖。菊梅想,双华有一门好手艺,家里底子也比较殷实,以后生活还是有保障的。双华做的篾工活让人赞不绝口,无人能比,二十多年来再不见来者。人们说,就是他太聪明了,太聪明的人命中注定有波折……
  菊梅嫁过来十几年没能怀上个一男半女,开始他总认为是自己身子有毛病,但男人住院后顺便查了一下那玩意儿,结果是男人不能生育。菊梅听到这个结论时几乎心都要气炸,一个人偷偷地哭了一个晚上。十几年来,她总在心里埋怨自己,糟践自己,恨自己做不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不能开怀给男人续香火血脉。婆婆是大户人家出身,骨子里有着一种天生的高傲,而且门风极严,常常咬文嚼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这个婆婆面前菊梅没少受白眼,没少受窝心气。平时想添件衣服,买双新鞋什么的也得看家人的脸色,就连买包卫生巾婆婆也说这是浪费,她们几十岁从没用过这玩意儿,平时就是用破布和废纸垫一下,不照样没病没灾,健健康康。菊梅知道婆婆这是含沙射影,借题发挥,话里有话,说自己不能生娃就是个天大的病,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您还有什么资格用上十块钱一包的卫生巾!还有什么脸面怜惜自己的烂贱身体!一个不能开怀的女人在这个家里一辈子也甭想抬起头来,时时处处都必须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地带着一种负罪感,对家人要怀着不尽的感恩之心。
  菊梅从小时候起就感到做一个女人太难,因为她看到母亲的委屈,父亲这一脉四代单传,因为母亲一连生了三个女娃,让爷爷和奶奶的脸面终于挂不住了,平时挨声叹气还不说,光是冷言冷语就就胜过杀人的刀子。菊梅是老大,比妹妹们幸运些,到后来母亲坐月子连鸡汤也没有喝过一口。父亲更是过火,就因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常常大发雷霆,有时甚至大打出手,母亲因这事没少挨揍。菊梅上初中时从书本上知道了生男生女是男人起决定性因素的,当时菊梅几乎气昏过去了,她觉得母亲为父亲受一了辈子的不白之冤。但是可怜的母亲早已离开了这个让她病苦的人世。现在菊梅因怀不上娃,无论自己怎样勤劳贤慧,所有的努力都等于零。菊梅感觉自己在家人面前矮了三分,大事小事上从来做不了主,说不上话,这次有了医生这张白纸黑字的诊断书,也算是洗刷了自己的冤屈,她真想拿着这张诊断书贴到婆婆眼上看看,但是她见男人这副样子,又不忍心再给他刺激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女人嘛,嫁鸡随鸡……
  水根和菊梅一共弯了八天工,四天跟菊梅戽水,四天跟水根戽水。八天来水根都一直喝着红糖水,一天不落,而且觉得糖水是一天比一天甜,甜得喝进嘴都有点化不开了。喝了草药煎的糖水,水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也有了点变化,这变化就是胯下的*****老是突然间勃起,整日像挺着的死尸一样,硬邦邦地撅在胯下,总想到女人那个水汪汪软绵绵肉乎乎的地方去玩玩。特别是晚上躺在床上更是火烧火燎般难受,水根这些天算是尝到了受活罪的滋味。
  两人戽到第四天,情况便有了变化,这种变化显得十分自然,简直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这天两人戽得很晚,比谁都晚。田野上的农人大都收工回家了,但他两人却还心不在焉地戽着,谁也不说停下,好像在等待着什么。直到夜暮四合,月亮出来方才收工。收工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钻进了一块苞谷地,这块苞谷地是菊梅家的,紧连着的一块是水根的。两人来到苞谷地的中央,水根看到苞谷地的沟垄中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稻草,水根心里一跳,原来这女人是早有预谋的。来到稻草上两人都变得急不可耐,衣裤也脱得十分潦草和杂乱,水根黝黑的皮肤与夜色融合在一块根本看不出什么,而菊梅却不同,浑身上下像屠夫剃光了毛的猪,闪着洁白的光,洁白的肉体在夜色中有点晃眼。菊梅躺在稻草上后发现月亮也很善解人意,不知不觉悄悄钻进了云缝中,村舍田野一下子变得晦暗起来。干柴烈火在苞谷地里就这样熊熊燃烧起来了,两人在大火中挣扎着,菊梅觉得自己像掉入了深不见底的水中,一次次被快意冲上浪尖,随即又沉入水底,一浪高过一浪,她大喊大叫:快*快*!快用力*!声音像叫春的母猫一样,飘荡在静静的苞谷地里。菊梅的手指深深抠进水根的肌肉中,水根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一头威猛的雄狮,正飞奔在松软辽阔的草原上……

来源:岁月文学论坛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更多...新闻资讯
更多...调查研究
更多...清水农业
更多...美丽乡村
更多...政策法规
更多...信息服务
更多...生活百科
更多...乡土文学

网站设计版权所有:清水新农村信息网 www.gsqsxnc.com  ICP备案:陇ICP09003585   甘公网安备62052102000124
 清水新农村信息网QQ群:143650606     站长QQ:704385966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转载只是传递信息,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发现有涉及著作权及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并不愿
传播,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未经原作者允许,本站所有素材请勿用于商业用途。转载本站图文请注明出处。